•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辞掉的是工作,赌对了却是人生

开发技术 开发技术 3天前 6次浏览

辞掉的是工作,赌对了却是人生

出品人:Slience

  辞掉的是工作,赌对了却是人生

 

  我遇到瓶颈了。

  我发现我平时技术博客没少看,但是过不了一段时间又忘了,然后再看,再忘,反复循环;我发现我试图去了解那些框架底层源码,可是盯着屏幕一整天,每个字都认识,可惜收获不大,学习后依旧停留在会用的阶段。

  是我自己的诟病还是每个程序员从业者都会经历这么一个阶段,但是为什么有的同事研究源码研究设计模式就研究的很happy,我真的是弱智么?看到当前企业需求以及初中级开发程序员饱和,高级架构师的紧缺,我在想啥时候我的水平才能进一个阶级啊,此刻,我真想找个人聊聊,于是想到了鑫哥。

  打开了鑫哥的对话框,问了句最近工作咋样,鑫哥淡淡的说:我辞职了。

  啥玩意,辞职了?我知道鑫哥的开发水平不弱啊,而且我记着那家公司他才进了不到半年,薪资也不低,好端端的为啥辞职了,被炒了么?后来鑫哥又继续解释到,他要考雅思,报了班学习,工作太忙空不出时间来,所以辞职了好好准备雅思。这我了解了,毕竟去年聊天时知道他有出国留学的打算,没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不咸不淡的又聊了两句,第二天刚好是周六,便约定了在国贸附近一块吃个饭,好好聊聊。

  第二天起来,看向了窗外,发现下起了雪,是初雪,可能温度过高,雪花一落到地上就融化了,恶劣的天气状况并没有影响我俩聚聚的决定,毕竟上次聚还是一年前,今年疫情搞得再加上各自私事的忙碌,也没提出聚聚的话题,这都11月份了,温度不热也不冷的过分,便出来聊聊。

  鑫哥是个有思维高度的人。

  我和他相识是在大一那年,那时候我俩同时加入了学生会自律部,坦白讲,最初和他一点也不熟,只知道他是一个看起来挺文艺长得比较帅的小伙,堪称自律部颜值巅峰,不过有一天,在开完周例会回去的路上,他突然和我聊起来了,又与我单独一块走走。

  我当时很意外的,那时和他虽是一个部们但却不是一个组的,平时出勤也不一块,再加上刚入自律部没多久,彼此之间并不熟络,他却和我说感觉我俩是一路人,应该可以成好朋友,于是聊着聊着便一块去吃饭去了。

  那时初入大学的我不善交际和言谈,但我内心还是渴望伙伴的,于是有这么一个脾性相投的人要交朋友,我当然很乐意,于是一来二去,经常性的出去吃饭聊天,有时还会点上一两瓶啤酒小小怡情一下,他懂得真的很多,或者说他是一个信息通,因为同在学生会工作,好多复杂的关系,所以信息共享交流还是有必要的,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我们一交流,就会有两个思想。而鑫哥,会是那个有十几套思想的人。

  他喜欢和不同类型的人打交道,准确的说,他喜欢和一些有思维高度有追求的人打交道,或许那样,他才能激励自己,不要忘记努力的样子。

  我喜欢和他聊天,因为我总是可以从他的话语中挖掘出启迪性的思维,最近的我感觉在止步不前了,我明白,或许此刻只有和鑫哥畅聊一番才能让我看清接下来的方向。

········

  11:30了,下地铁时已经由雪变成雨了,幸亏提前准备了伞,鑫哥早我10分钟左右到的,我俩要了份烤鱼,有配菜,有凉菜,饮品主食是自助型的,看起来还可以。

  “什么时候去国外啊。”我问道。

  “明年七八月份吧,今年先把雅思考下来。”鑫哥缓缓说道。

  我记着去年虽然他说过要申请国外留学读研,但后来语音聊天时也谈到互联网这个行业,经验尤为重要,所以留学的事作为一个选项而不是必选项,毕竟留个学要搭上几十万啊。

  后来又谈到,他是加入了留学圈子的交流中才又继续考虑的,再加上他的一个亲戚在大公司也比较支持他留学读研这件事,还有一件事,那便是当年考研的不甘心吧,当时鑫哥和我情况类似,也是超了国家线不少可是离院线差点,没服从调剂,开始北漂的生活,再加上鑫哥的一个朋友连续三四战考研,终于踏入中科院的大门,实现了普通本科往名牌院校的质的飞跃。他辞掉了稳定的工作而专心准备雅思,也是为了拿到去国外读研究生的敲门砖。

  其实开始是有点不理解的,现在的工作不好么,虽然普通本科出身,但是薪资相比其他行业也不低了,再搭时间搭金钱去国外读研会不会多此一举,还有就是国外疫情那么严重,国内不好吧。

  国外读研究生只需一年。

  国外读研究生时间短,而且国内承认学历,不用经历考试的残酷筛选,况且他准备申请的那个英国的学校研究生,拿到学历后在国内也相当于一个好的211的存在了,或许这也是坚定他的选择的原因之一。

  他缓缓说道:“我选择留学读研,其实是我人生的一个选择,从毕业到现在换了三家公司,薪资虽然差强人意,但是却都没能更进一层,现在国外这个研究生时间短,等我回来后,我就准备找一个大点的好点的公司,进入进去稳定下来,不再频繁跳槽了,技术我会继续学,但到时候有了学历的优势,我想也不会混的太差。再说,雅思我报的今年12月份的,明年七八月份才出国,期间我会再找一份工作先干着,毕竟学费也不便宜,能赚点是一点。”

  大四那年在惠普学习时听过刘总的演讲,知道出国留学也是一条好的出路,但是我这种小农村出来的实在不敢考虑,毕竟那高昂的学费不是一般家庭随随便便就可以承担得起的,赌对了可能轻松回本,赌输了那就直接搭进去几十万啊,但是鑫哥我知道他也算是小资家庭了,但是却从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我知道他选择留学读研并不是因为崇洋媚外,他也只是为了提升自己为了给自己的人生一个更好的选择,增加一份漂亮的阅历,我挺支持他的,也希望将来回国的那一天他可以在事业上大放异彩,实现自己年轻时的宏愿。

  “我现在最后悔的是当年大学时没能拼尽全力读书,如果我能够四年学科成绩均分90分以上,我可能能申请世界排名前二三十名(忘记是英国排名还是世界排名了)的学校读书了,现在只能申请130名左右的学校,不过也知足了”鑫哥笑着谈到。

  我是不太明白国外留学那些条件的,虽然有时也心有不甘,想读一个在职研究生,但是当下我还是想完成技术的进阶,毕竟硬实力太重要了,在这个紧缺高端人才市场行情下,努力提升自己才是我当下最应该做的。鑫哥建议我多刷一下力扣,把算法和数据结构掌控好,虽说平时开发看起来用不到这些,但是如果想进阶高级开发和架构师,那么这些是必备的技能,必须炉火纯青。

  关于力扣我也刷过,虽然那些算法题我做的结果和预测结果一样,但是时间复杂度太高,运行效率差,导致每每通不过,不过这也侧面反映出了我算法的薄弱。

  后来又聊了聊公司的项目技术,我也谈了下我们公司的项目和平时工作状态,以及基金什么的,总之还是互相在彼此的言语中获得了新的认知。再就是回忆了下当年的大学,问到谁谁谁还联系不,结果就是,很多当时看起来要好的同学也不经常联系了,联系的也就那几个在京的。

  不经意间,从11:30一直聊到了下午3:30,餐馆里好多桌来了又走了,周围只剩下我俩了,而我们,吃完饭后喝着提供的免费可乐和爆米花,一直畅聊,整个过程下来,四个小时,最后我感觉我的嗓子都沙哑了。

  “怎着,也没处个对象啊。”我笑着问鑫哥。“没啊,没碰上合适的,再说我这要出国读研了,也没法谈了”鑫哥回答道,“对了,下次再吃饭你把你对象带上,你俩谈那么多年了也不介绍给兄弟我认识下,每次出来吃饭都是咱俩”。“哈哈,行,你出国前肯定能带你见见我对象。”我回答到。

  时间也差不多了,收拾下该走了,老规矩AA分,也不提谁请谁,这成了我俩之间的默契,从认识那天起就说好了,以后出去吃饭就AA制,别提请客的事,太虚了。

  其实挺有感悟的,每个人其实成年后一直在做选择,选择对了路就好走,选择错了可能前方就是荆棘满地坑坑洼洼,鑫哥选择辞去稳定的工作,但是赌对了将对他受益一生,他就是有一种投资思维,将金钱投资给了自己,把自己不断打造成更高的人才,然后去更高的层次来斩获不一样的人生。对于这点我也深有感悟,免费的有时候是最贵的,我们总习惯去寻找免费的资源来学习,于是开始各种的花费时间百度寻找,终于找到了,却发现有各种画质不清讲解笼统的问题,从而浪费了时间,倒不是说收费的一定就是好的了,市面上也有很多卖得很贵但是课程质量不咋地的学习视频,只不过收费的资源往往被人精心打造过,而且针对性强,并且会附赠一些讲解资料源码甚至是咨询,相比免费的资源价值更高,也能更快的提升自己,而我们只不过是花费了些金钱,但是一旦投资自己成功,技术有了质的提高,那么便有能力争取到更高的薪水,相比之下,当初的那点花费也不算啥了,所以有时感觉,投资自己是最好的投资方案了,想到这,我知道自己问题在哪,大道理都懂,可就是心疼金钱,一昧的寻找免费资源学习,结果断断续续,学不透彻,还不知道问谁,导致浪费了时间还没提升技术,想到这,我就想,我是不是应该系统的去学习下更高级的课程,然后努力的突破自己的瓶颈期。

  我看了看之前看好的一门进阶课,不便宜,心里开始有了新的打算。

  加油,打工人!

 

  写在后面:当然,寻求收费资源只是我个人的见解,同等收获下,谁不想不花钱啊,如果不经过花钱就能得到对等的提升,那么完全没必要浪费那个钱了,不要以为我在给谁谁谁打广告,就我这不足10人的关注量,可能有人需要我打广告么,只是最近多了些思考,本来爱好文字的我长时间没写文章了,于是将自己的所见所思记录下来分享出来,文采可能一般但都是实事,要是有文字爱好者可以看一下我之前写的《谦若似君,愿存吾心》和《素面朝天,青春盛宴》,都是我个人原创的一些歌词,给予一些客观的评价吧。

辞掉的是工作,赌对了却是人生

 

 在写文章方面。我是Slience帝莘,一个从不认输追求完美的处女座大男孩,

期待和你的灵魂对话与思维交流。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