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35岁的程序员:第12章,林菲菲

互联网 diligentman 1周前 (01-14) 5次浏览

  林菲菲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她平时扎着马尾辫,皮肤白嫩,一双桃花眼很有灵气,高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整个脸庞非常精致。今年已经26岁的她,要是说没有个男朋友,估计也没几个人信。在她那高冷的外表下,不知把多少追求她的男生都已拒之门外,能够追得到她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郭云倒是有幸在一次下班时,看见有一个男生开车将她接走,但是那男生长得太过普通,愣是没有给郭云留下任何印象。

  陈超是个非常有趣的人,所以就算是高冷的林菲菲,陈超也有办法搭讪。有一天,林菲菲一个人在阳台看风景,陈超便过来与她搭话闲聊。聊着聊着,林菲菲突然跟他说自己怀孕了,陈超先是一惊,然后急忙补了一些恭喜的话。林菲菲却尴尬地说:

  “恭喜什么啊,还没结婚呢……”

  陈超对于这种事也见怪不怪,就说道:

  “那就最近赶紧补上啊,不然到时候肚子大了,都不方便参加婚礼了。”

  “嗯,最近双方家长已经见面了,正在筹备这件事。”

  “好啊好啊,赶紧把终身大事解决了,关键你现在也没得选了。”,陈超打趣地说道。

  林菲菲微微一笑,妩媚动人,陈超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又想到人家都已经是要当妈的人了,便缓过神来回去工作了。

  为了推广APP,程强也准备了一些线下的活动,于是需要一些女艺人和APP的海报。程强之前找过几个外包的人做了一些,但是报价上嫌贵,于是希望能把林菲菲也用起来,让她加加班,帮忙出一些海报——资产阶级就是这样剥削无产阶级的剩余劳动价值的。林菲菲做了几天,每天加班到很晚,虽然没有抱怨什么,但是能看到平时保养得光滑白净的脸蛋逐渐地暗淡下来。陈超反而在一旁心疼了起来,他找了一个机会跟程强说:

  “成总,你看看能不能不要安排给林菲菲太多的海报制作工作,尽量交给外包那边,她最近怀孕了,经常加班对身体不好。”

  程强愣了一下,然后接着说:

  “这样啊,好好好,我尽量少给她安排一些吧。”

  陈超表示了感谢,程强则笑了一下说:

  “还挺懂得怜香惜玉。”

  陈超不好意思地笑了,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就这样,林菲菲的工作量突然少了,陈超并没有告诉她是他去找了程强说了这事,因为他觉得这种事不应该说出来,说出来反而像在邀功。直到有一天,程强直接找到了林菲菲,把她叫到了他的小房间里,并关上了门:

  “林菲菲,听说你最近有喜了?”

  林菲菲也比较惊讶,她并没有想让程强知道这件事,她想起自己在公司里只是跟陈超提起过这事,难道是陈超出卖了她?她只好承认:

  “嗯……”

  “恭喜恭喜,等孩子出生以后,我去你家喝个满月酒呗,到时候我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

  林菲菲不知道程强究竟想说什么,只是尴尬地笑了一下。

  “那你最近有什么打算吗?”,程强接着问。

  “过段时间补一个婚礼吧,可能要请一两天假,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

  “哦……那你现在正是养身子的阶段,不能太累到了。”,程强试探着。

  “嗯,不过你放心,我本职工作肯定是可以完成的。”

  “这样吧,为了让你可以充分休息,你转做兼职如何?这样你每天可以在家里多休息休息,也不用天天车马劳顿的。”,说完程强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林菲菲。林菲菲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兼职协议》。林菲菲是一个细心的人,在她签协议前,一定要仔仔细细地把每一条都看清楚,当她看到其中两条时眉头紧锁:

  “甲方根据工作内容向乙方付费。”

  “乙方承诺不再收取甲方除兼职费用以外的任何其他费用。”

  林菲菲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兼职协议》,而是一个被包装过的《离职协议》,而且是《没有任何赔偿的自愿离职协议》。林菲菲心生恨意,但还是指着文件问了一句:

  “这两句什么意思?”

  “兼职肯定是要根据你的工作内容付费啦,而且你转做兼职就肯定只收取兼职费嘛。”

  “那如果到时候你不给我任何兼职任务,是不是我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林菲菲质问程强。

  “不会的啦,你想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不相信我吗?”

  林菲菲扭头不看程强,想了一会儿后,将文件扔在桌子上,愤愤地站起来走出小房间。她走回座位时,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生气的表情。当她坐下后,陈超歪头瞟了一眼,看她皱着眉头,眼里带着愤怒的火光,似乎想从眼睛中喷出火苗烧穿面前的电脑屏幕。陈超问她:

  “怎么了?”

  林菲菲无动于衷,陈超又问:

  “刚才成总跟你聊了啥?”

  林菲菲仍然不理他。大概过了10分钟,林菲菲突然站起身收拾好东西打算回家,但她马上意识到:“如果现在走,刚好被程强抓个现行,到时候可能会以旷工为由直接辞掉她”,所以她又将东西缓缓放下,坐回到位置上。周围的同事被林菲菲这一惊一乍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都关心地询问怎么了,林菲菲也没有回答,只是在电脑上发着微信。关键时刻还是女人了解女人,江婉婷悄悄地跟林菲菲说:

  “我们去上个厕所呗?”

  林菲菲没有拒绝,起身跟江婉婷出去了。江婉婷一路上也没有主动说话,等她们到了有公共女厕的楼层上完厕所后,江婉婷在门口等着林菲菲,林菲菲洗了把脸,走到江婉婷面前说:

  “走,我们出去走走。”

  “好”,江婉婷就乖乖地跟在林菲菲旁边。

  在公司楼下走了一会儿,林菲菲说:

  “我怀孕这事儿你知道吧?”,林菲菲不知道陈超有没有也把这个事情告诉江婉婷,于是问道。

  “啊?不知道啊,那恭喜菲菲姐。”,江婉婷双手抱拳上下摇摆着。林菲菲冷笑了一下:

  “呵……有什么好恭喜的,首先是意外怀孕,再者我的工作快要丢了。”

  “啊?”,江婉婷又被惊到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心里揣摩着“意外怀孕”这事,好像不太好往下拓展什么话题,于是就继续思考了下一句“工作快要丢了”,然后突然问道:

  “为啥啊?”,林菲菲扭头看着江婉婷那天真无邪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道她是真不懂还是没转过弯,于是提醒式地说:

  “歧视孕妇呗……”

  “哦……”,看来江婉婷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一时没往这个方面想,“那你可以去法院告他啊!”,林菲菲一惊,没想到这个江婉婷虽然比自己小两岁,关键时刻还挺有主意,可能也是自己刚才太生气,脑子太乱,当局者迷吧。“对,可以法院告他。”,林菲菲暗下决心,心里舒坦很多,于是点点头。她俩在公司楼下的花园转了一圈便回到公司。林菲菲坐到座位上时,发现他男朋友也给她回了微信:

  “不用怕,我们可以去法院告他。你也不用担心,你没了工作我可以养你一辈子。”

  林菲菲看完,感觉心里又坦然了许多,但她不希望靠男人养她一辈子,不过她也能接受这个最坏的打算。

  刚到下班时间,林菲菲就立马站起身,打卡走人。其他人看她走了,纷纷问江婉婷:

  “哎、哎、她今天是怎么了?”

  江婉婷挤眉弄眼,望着程强的小房间,表示不方便在这里回答,她站起身,挥挥手表示跟她一起出去说,于是何云理和魏建国两个人就跟着出去了。郭云不方便去凑热闹,只是探头去问陈超:

  “你知道咋回事吗?”

  陈超也是一脸懵逼相:“我也不知道啊,问她她也不说。”

  看来郭云只能等他们3个人回来再问问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那3个人才回来,一个个都面露愁容。待何云理坐下,郭云就去小声去问:

  “啥情况?”

  “你还不知道啊?”,何云理又站起身让郭云跟他去阳台,陈超也跟了过去,只有徐晓明对外界比较迟钝,还是在默默地敲着代码。

  听何云理说完,郭云骂道:

  “这真是太恶心了,这种事情可以去法院告他啊。”

  “对对,我们刚刚也是这样说的。”,何云理附和道。

  陈超听完呆呆地楞在那里不说话,郭云看他没反应,问道:

  “你咋了?”

  陈超叹了口气摇摇头说:

  “我知道了……是我害了林菲菲……”

  “啊?”,郭云和何云理同时惊叹道。

  “你咋害她了?难不成那孩子是你的?”,何云理没心没肺地说道。陈超抬手就要打他,何云理赶紧左手抬到头顶作出防御姿态。

  “说啥呢?!”,陈超说完这句似乎不那么沉闷了,顿了顿说:“我跟成总说她怀孕了。”

  “啊?你为啥要说?”,郭云和何云理都有点不解。

  “当初我是看成总总是给她安排一堆工作,我怕她累到,所以才跟成总说她怀孕了,少分配一些工作给她,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陈超一脸懊悔:“怪不得今天我问她,她都不理我,她肯定是认为是我出卖了她。”,说到这里,陈超闭上眼睛连连摇头。

  “这也不能全怪你,这事儿早晚都会被知道的,到时候肚子大了藏都藏不住。”,郭云安慰道。

  “就是就是,这事只能怪成总不人道,这种事情也能干得出来。”,何云理也帮忙安慰。

  陈超跟他俩摆摆手说: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我有责任。”,于是他不想再听其他人的安慰,自己走回了座位。郭云和何云理也叹了一口气,一起离开了阳台。

  

  “这个老板简直就是人渣啊!”,陈良涛突然骂道,打断了郭云的讲述。郭云看了看他,说:

  “是的,而且这种事情还经常发生,不然也不会有《劳动合同法》里的规定了。”,看到陈良涛没听明白,郭云接着解释:“制定法律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经常有人做,不然干嘛要制定法律管束这种行为呢。很多法律都是这样产生的,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在做了,所以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才拿出来立法。”

  陈良涛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郭云喝完最后一口摩卡后,看了一眼手机说:

  “已经中午时间了,我们先去吃午饭吧,边吃边聊。”

  “好!”

~~本故事中涉及的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未完待续……

返回第1章,从头开始看

目录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