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开发技术 开发技术 2022-05-17 次浏览

如果你是个「日理万机」的社畜,不论时尚怎样轮回,你的衣柜里一定少不了基本款。

白 T 恤也好,直筒牛仔裤也罢,好穿、经看、百搭,是基本款的三要素。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FAKESHION

优衣库母公司迅销 CEO 柳井正很早就观察到,基本款通常占总销售额的 30%,而且大多数消费者会将每个季节的流行款和基本款混搭。

基本款免受「衣不如新」的诅咒,乍看普普通通,却又一直处在潮流里。

只是,「基本款」常常是「穿几次就当睡衣了」的快消品,该褪色的褪色,该变形的变形;或者是「我基本买不起的款」,加上设计师名号就令人退避三舍。

当新潮流层出不穷,在还算合理的价格区间,基本款也变得更耐穿、更舒适、更环保……

做到简约而不简单很难,但总能做到。

为了更好的「穿」而设计

「我请三宅一生为我做一些他的黑色高领衫,他便给我送来了 100 多件。我就穿这个,多到我一辈子都穿不完。」

和乔布斯所执掌的产品一样,他的穿着颇有个人风格。十多年来,只要人们见到乔布斯出场,必定是黑色高领衫和蓝色牛仔裤。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还有许多名人与乔布斯一样钟情某类服饰——约瑟夫·博伊斯的毡帽、渔夫夹克和白衬衫,爱因斯坦的棕色李维斯铆钉皮夹克,以及毕加索的布列塔尼上衣。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去繁求简,其实是对时尚的另一种讲究,就像看上去很简单的基本款,反而特别考验剪裁和面料。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I AND ME

极简纯色针织品品牌「织识」创始人告诉爱范儿,做好一件基本款,有点像人体工程学设计:

很多人说基本款是千篇一律的,但我认为不是,基本款是有设计的,版型设计比外在设计更难,一件基本款是否足够舒适、面料是否透气、是否耐穿,都是设计出来的。

于是,织识针对不同人群、不同季节、不同场景,给出了不同的基本款设计。

举例来说,北方和南方穿着习惯不同、气候不同,回潮率也就不同,面料在克重、密度等方面需有差异化;不同身材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版型,如 T 恤有合体款、大衫立体款、宽松落肩款等。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宽松落肩款. 图片来自:织识

如果说内容设计是做了加法,在外观设计上,织识选择做减法,专注黑白灰三色,主打 T 恤、卫衣、卫裤等针织品类,没有多余的色彩,也没有流行的印花图案,「希望能够达到极致的干净,让更多人体验舒适与自在」。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织识

织识的 T 恤价格从 299 元到 599 元不等,而品牌称它们并非暴利产品:

「了解织识的面料、织法、剪裁、版型设计等方面的人,都知道织识在同类品牌、同等产品里面,价格是非常有优势的,我们的复购率能达到 70% 以上,只有上身穿过,你才知道优质的面料和设计对于身体的契合度有多高。」

被称为高街版 Celine 的瑞典品牌 COS,则是基本款的另一种升级路径。

COS 运用高品质的面料,从摄影、设计和建筑等艺术中汲取灵感,在经典的、不过时的单品之上持续再创造,赋予其现代性。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受油画启发的秋冬男装系列. 图片来自:COS

这种创新,有可能关乎新的廓形和连接细节,或者是新的印花和织物技术,但总能被识别出它属于 COS。所以 COS 的产品看起来基本又时尚,身处潮流中,却也不受潮流约束。

美国设计师 Richard Tuttle 的混合媒体作品、斯里兰卡建筑师 Geoffrey Bawa 的热带现代主义、英国艺术家 Lynette Yiadom-Boakye 的油画,都曾启发 COS 的设计。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COS

从日常单品看来,一件白衬衫就有许多款式,从最基础的宽松版型棉质衬衫,到束腰、真丝、大廓形、荷叶边、缩褶泡泡袖……

基本款爱好者 Ping 喜欢稍微修身的款式,因为「显得人很精神」,COS 的设计和剪裁就很对他的胃口。

以上的时尚品牌都秉持着自己的美学,但有个共同点是,它们都从基本款出发,围绕实用性、功能性、现代性,充分关注面料、设计和剪裁。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Jill Sander. 图片来自:WWD

这与极简主义设计师 Jill Sander 的设计理念不谋而合:

我更喜欢用一种微妙的、不留痕迹的方式,来引起人们对于服装的兴趣,通过塑造利落的线条和迷人的廓型,让穿着者在人群中能被一眼认出。过多的装饰物容易分散穿着者自身的魅力…… 利用具有现代风格的剪裁来体现人本身的价值,恰到好处地合身非常重要。

更讲究面料、设计和剪裁的基本款,妙处便在这里。这样的基本款不再只是季抛的基础需要,而是自成一派的设计语言——

为了更好的「穿」而设计。

走向快时尚的反面

「capsule wardrobe」(胶囊衣橱),是上世纪 40 年代出现在美国出版物中的概念。

它指的是在不拥有过多衣服的情况下,拥有适合任何场合的服装。某种程度上,它预示了基本款升级的方向:

不会过时、质感好、穿着率高的基本款是必需的。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wiki

与其背道而驰的快时尚,将「快」这一要素践行得有始有终。

一方面,消费者可以在很短时间里以低廉价格买到新潮服饰;另一方面,正因为重款式风格不重品质的商业模式,这些衣服很快就会被扔进垃圾桶里。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BeautiMode

说到底,快时尚品牌们希望消费者不断地购买新的东西,一次次印证着《时尚的哲学》:

时尚的本质是生产有效的符号,而这些符号不久就成为无效的符号。时尚的本质是创造一种持续的速率,将一个事物尽快变得过量而多余,然后再继续瞄准下一个新事物。可以说,运作一个后现代商业,其关键不是满足消费者已有的需求,而是创造新的需求。

我们在越来越快的时尚轮回走马观花,但也更容易失去耐心,更迅速百无聊赖。作为必需品的基本款,可以慢下来,可以不过量而多余,可以不必被潮流裹挟。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I AND ME

在担任牛仔买手期间,Jessica Gebhart 就对「一次性」的快时尚感到失望,于是她在 2016 年创立了牛仔和生活方式品牌 I AND ME,提供 T 恤、牛仔裤、针织衫等基本款单品。

I AND ME 信奉「Buy Less, Buy Better」,挑选可生物降解的天然纤维(包括棉、麻、亚麻、天丝和羊毛)制成衣物,在觉得合适的时间推出新系列,每次的单品都不多,宣传片舒适又放松。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I AND ME

不受季节性趋势定义的同时,I AND ME 也不受性别束缚:「设计过程是中性的,在他的或她的之前,I AND ME 总是与面料和风格有关。」

不为时尚而焦虑,不为紧跟潮流而疲于奔命,仅仅抱着这种想法,就令人轻舒一口气了。

被视为「优衣库劲敌」的 Everlane,同样鲜明地表态——「我们并不关注趋势」。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Everlane

这不代表 Everlane 没有野心。恰恰相反,Everlane 希望你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都穿着他们的衣服。

为此,Everlane 宣称为经典产品选择最好的材料和工厂,并通过减少广告投放、减少中间环节等控制成本,再实践售价透明原则,公开原材料、劳动力、运输等费用,以及合作工厂的条件。类似的 T 恤,在 Everlane 卖 15 美元,传统零售则需 55 美元。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售价透明原则. 图片来自:Everlane

在逆快时尚的答卷上,Everlane 打出了一套「高性价比基本款」的组合拳:合乎道德的制作过程、有保障的品质、有竞争力的价格、不易过时的款式和设计…… 这样的基本款,未必不能穿上十年。

今年 4 月,Vogue 编辑 Rachel Besser 在推荐她的 17 款「衣橱必备品」时说:

后疫情时代,将实用和舒适放在首位的基本款被更多人欣赏。我们同样需要提振情绪的服装和引领潮流的外出穿搭,但优先考虑实用的衣橱必需品仍然是一条主线。

或多或少,当下的我们都意识到自己其实不需要那么多服装,我们需要的是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基本款就像是不会出错的一个选择。

而逆快时尚的基本款,理应更符合这种需要,它必须是历久不衰的耐用服饰,为日常生活带来更长久的解决方案。

让自己舒服的基本款,就是一种时尚

时尚是文化的一类缩影,反映社会趋势的一面镜子。

服装设计师川久保玲擅长以「暴力」打破常规,创造比流行超前得多的概念服装。她的 1997 春夏「肿块」系列至今为时尚界津津乐道。这场秀被解读出很多的意味:消解人体和衣服间的和谐关系、将女性从刻板的性感形象解放出来……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1997 春夏. 图片来自:nowre

这样走在时代前面的先锋表达,我们当然需要。

但不同于秀场的新锐与大胆,当我们视线投向日常生活,是生活方式在定义时尚本身。

在探讨「何为更好的基本款」时,我们关注设计和质量,我们关注实用和功能,我们关注衣物如何服务于人。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allbirds

这种讲究「实用舒适」的悦己主义,也是一种时尚。

时尚品牌 Basic Rights 同样主打基本款,让它略为不同的是创始人之一 Freddie Cowan,他是英国独立乐队 The Vaccines 的成员。

或者说,正是因为乐手身份,Freddie Cowan 才向时尚领域多迈一步,他一开始便是奔着「实用舒适」而去。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Freddie Cowan. 图片来自:Forbes/Emli Bendixen

这一想法在制作第三张专辑的过程里萌芽。那时,Freddie Cowan 深感自己需要一件「不用考虑的制服」,从而全心全意投入创作。

在他看来,这才是一家基本款服装企业的初衷。

但 Freddie Cowan 不满快时尚对剪裁、面料品质的忽视,又承受不了一件 T 恤卖 100 美元的品牌:「我们曾花时间寻找完美的白衬衫或牛仔裤,居然在哪儿都没找到。」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 图片来自:basic rights

像很多的品牌故事一样,Basic Rights 决心弥补这种空白:采用耐用和环保的面料,制成实用又简洁的服装,并收取合理的价格,一件双扣工作衬衫约 45 英镑。

在接受 Forbes 采访时,Freddie Cowan 表示,「为穿着而生」就是 Basic Rights 的品牌美学:

我们想要做出看起来毫不费力又不需要过度思考的东西,而且是只能穿的东西。将服装提升到超高水平的关怀或重要性,似乎不时尚。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生活必需品,就让它回到物的使用价值本身。

基本款本质上,是最「为穿而穿」的一类时尚,是根植于生活、不断进化的日常服装。

在忙碌的日子里,关于「穿什么」的问题,比起看似不费劲,我们更想要真的不费劲,这并非是懒惰,而是有理由的效率。

而品牌们能做的,是继续升级基本款,正如织识创始人所说:

「聚焦产品本身是重点,所有的基本款都值得重新做一遍,消费者在成长,时间在流逝,所以基本款产品也要不断升级做微调整,这就是生活方式。」

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程序员灯塔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快时尚快不行了,但我们需要更好的「优衣库」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