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开发技术 开发技术 2022-07-18 次浏览

在正式分享会前,韩楚博已经准备了好一段时间。

这种「隆重」也让他也偷偷想过:那么正式?难道是库克也会来?

即便如此,在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真的出现时,韩楚博还是觉得很惊喜。

视频会议软件上有个叫「Apple」的人,他也没有说话。

然后「Apple」过了一会,突然开了摄像头,主持人才说,「对了,今天 Tim 会来」。

「Swift 挑战赛」是苹果举办的学生编程比赛。今年,比赛邀请世界各地的学生创建一个自选主题的 Swift Playgrounds app 项目。

那天,在北京交通大学读大二的韩楚博作为 Swift 学生挑战赛全球得奖代表之一,参加了这场特别的线上会议,向库克介绍自己设计的作品。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 韩楚博向库克介绍自己的作品

库克可不是那场会议的唯一亮点。

当时,和他一同在线的还有全球不同地区的学生代表,逐一分享自己的作品和故事,氛围也很轻松。

让韩楚博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位做了手语相关应用的同学。

那天 Tim 提的问题不多,我倒是记得他问了那位同学有没有看过 Apple TV 的《健听女孩》(CODA),他(同学)就说他没看过。

但正经说,韩楚博觉得这位同学的创意很了不起。在分享中,他了解到手语很重要,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健听女孩》中使用了大量手语台词

那天全球连线打开的窗户,还不止这一扇:

我第一次感觉到并不是只有我自己,我感受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很多人都跟我在一起,讨论同一样东西。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这种感受也和他学习编程的经历有关。

虽然在小学就已接触到编程,但韩楚博可以说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让编程至今仍是他用来满足自我好奇心的创造工具。

甚至,连他这次赢得比赛,见上库克,也是源自于一次小小的「叛逆」心理。

「漏网」去寻找编程的自由和快乐

正是因为这个比赛对我在学校的绩点「没什么用」,所以才会让我觉得它更重要。

多年以来,他听着别人说,上大学就是可以自由地去试错,去探索。但真正开始后,他却发现大部分人选择的路径却惊人地统一 —— 追求更高的绩点。

在做功课时,有时候大家会为了得到更高分去「堆功能」,即便那并不是产品设计本身的最优解。

韩楚博坦言自己能理解,甚至也这样做过,但还是感觉不太好。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 楚博记录下的生活点滴

而苹果的比赛,是他的一个「漏网」出口,一次短暂的逃离。

因为没有太多硬性限制,他觉得 Swift 学生挑战赛更自由,也更能表现自己。

(比赛)不那么看重你用了什么炫酷技术,而是更重视你的创意,你的思考。

那天(视频会议)我看到大家的分享,每个人的作品都会让我觉得很神奇,感受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那一刻,他在学校感受到的「不适应」,在世界各地的开发者分享中找到了共鸣。

对他来说,编程是实现自己想法,满足好奇心的工具。

我在编程学习中,一直都是先有了问题再去思考如何解决,这个过程让我充满乐趣地学会了很多深层的编程技能。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这种思考习惯,源于他的编程入门经历。

十年前,还在读小学的韩楚博被老师拉去了参加「信息学竞赛」,也就俗话说的「编程界的奥数」。

这类比赛要做的不是软件或应用,而「更像是数学应用题」,所以被选的大多都是数学好的孩子。

如果比赛拿到好成绩,未来升学也会有帮助,所以韩楚博有不少同学都有继续学习。

而韩楚博自己,在小学拿到一次二等奖后就「漏网」了,带着对编程的基本理解,游向更野生的探索。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 楚博记录下的生活点滴

11 岁,他拥有了自己的一台 iPad Air,看着 App Store 里缤纷多样的应用手痒痒。

苹果去年推出的 Swift Playground 4,让大人和小朋友都能在 iPad 上学习、编写甚至是直接发布自己的 app。

可是在韩楚博小时候,单靠一台 iPad 可很难完成编程。

机缘巧合下,他发现了一款叫《Codea》的应用,能让他直接在 iPad 上编写 iOS 游戏。

我想在游戏中创建敌人,所以我学习了面向对象编程;我想要特殊的视觉效果,所以我尝试了 Codea 的 Shaders 编辑器。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 韩楚博用 Codea 做的第一个游戏《飞机大战》,能用 iPad 的陀螺仪操控⻜机

这次韩楚博为苹果竞赛设计的作品《遗传实验室》,也算是对「做题」的另一种回应。

中学生物课时,我们都会学遗传学,了解生物杂交的知识。但我们对杂交的认知,大多只能停留在题目的推理上,没有机会真动手实验。

《遗传实验室》就是一个可以「赛博动手」的空间。

你可以拿起有不同遗传因子的西红柿来杂交,探索会长出怎样的新品种。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甚至,韩楚博还试过和朋友拿来考题测试 —— 在应用中按题目要求「实验」了一次,得到了正确的答案。

你可以知道这一切都是怎样发生的,而不只是简单地通过数学演算(来获得答案)。

在韩楚博口中,编程特别「手工」。

它是他动手建造事物的手段,也是为他人提供动手体验的工具。

你可以用最低成本去做一个能用的东西。

如果我想发明一个东西,假如是一个实物的话,可能会有很多工序,但如果是编程,你可能只用一台电脑,就能做出别人真的能用的东西。

扑面而来的现实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图自 Unsplash by Tai Bui

这几年来,大众对程序员的印象发生了巨大改变。

这职业曾是「高薪」「改变世界」的代名词,但在近年来的互联网大厂相关报道中,人们看到了行业中「996」和「保质期短」的一面。

韩楚博高考时很坚定自己要学编程。

甚至最后考试成绩未如理想,他还是在大一努力了一把,转回到计算机专业。

热爱虽坚定,但外界的声音还是会让他感到焦虑。

看新闻报道,最近很多公司都在裁员,裁几千人,就是上面会有很精确的数字,看着挺惊悚的。

我可能以后也会去这些公司上班,可能也会遇到新闻里说到的这些事。

这会让我对未来感到更悲观。

这种焦虑也萦绕于其他人头上。

其它同学可能已经在计划暑假去找实习,或是准备打比赛。

虽然也还没能找到前程的最优解,但韩楚博还是觉得整个假期都抛在「正事」上难以接受。

我不能把自己一直放在对未来的准备上。

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 楚博记录下的生活点滴

这次参与 Swift 挑战赛的经历给他带来一些信心。

更多元的故事让他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

他遇到了一位和他同高中的学长,「他也没有按部就班,跳出了那个圈子,现在反而是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这种别人的范例也会给我一种激励。」

也许正如韩楚博自己说的,新闻里描述的世界,也许只是情况的一面,现实可能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坏。

至于接下来的暑假,韩楚博决定重启被中断了四次的武汉旅行,给自己缓缓。他很认同 @文森特动物园 写过的一句话:

消减娱乐时间就是消减内心,一定要挤出时间来玩,投入到具体的玩乐中,否则对生活就会越来越无所谓。

程序员灯塔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19 岁对话苹果 CEO,他是「应试编程」的漏网之鱼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