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

《无垠的太空(2).卡利班之战》速读

开发技术 开发技术 2022-08-04 次浏览

《无垠的太空(2).卡利班之战》速读

(2)卡利班之战(Caliban’s War)
作者:詹姆斯·S.A.科里
出版日期:2012-06-26
《无垠的太空(2).卡利班之战》速读
《卡利班之战》释名:卡利班,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中半人半兽的怪物,本书中指代那些患有免疫系统缺陷的幼儿被科研人员用原分子改造成的怪物。卡利班之战,即指为了研发这些怪物而引发的地球和火星之间的战争。
 

木卫三是一个为外行星提供农作物的卫星,许多小行星带的妇女在这里分娩。有一个小女孩叫梅,患有迈尔斯-斯凯顿过早免疫衰老症,需要每天服药。有一天,她被她的医生史崔克兰博士和一位冒充她母亲的女士带走。他们把她带到一个实验室,那里有一个玻璃柜,里面装有被原分子感染的人。

 

火星海军陆战队员罗伯塔·博比·德雷珀目睹6名联合国士兵逃离一个感染原分子的人形怪物。他们朝那个怪物射击,但怪物毫发无伤,它继续追赶,徒手把海军陆战队撕成碎片。它正要杀死博比的时候,另一只手臂开始长出,然后迅速爆炸成了一个火球。几天后,博比在医院醒来。她的上级不相信怪物的事,直到他们观看了她的铠甲摄像头记录下来的视频。

 

联合国舰队(UNN)和火星舰队(MCRN)在木卫三交战,导致其中一个用于将阳光反射到农作物上的巨大轨道镜坠入木卫三,摧毁了植物工程师普拉克斯迪克·孟正在工作的实验室。撤离时他去托儿所接回他的女儿梅,发现女儿被计算机系统误认为她母亲的一位女士带走,看起来像一起可疑的欺诈和绑架案。此时,人们还没意识到史崔克兰博士的参与,人们以为是由于缺乏适当的医疗护理而造成的悲剧。普拉克斯每天都在伤亡人员名单中寻找他的女儿,但都没有找到。巴斯亚·默顿名叫卡图亚的小儿子也失踪了,最后巴斯亚携带他的家人乘“巴巴匹可乐”号离开。

 

霍顿和“罗西南多”号的船员——奈奥米艾莫斯亚历克斯——正在为弗雷德·约翰逊做着追捕海盗的工作,木卫三轨道镜事件后弗雷德把他们召回。他们乘坐一艘不那么引人注意的物资援助飞船“梦游者”号前往木卫三,查看那里的情况。

 

克里斯金·阿瓦萨罗是拉地球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助理,她试图阻止即将到来的地球和火星之间的战争。她注意到,木卫三交战期间,在原分子感染的爱神星空间站坠落地——金星——周围,活动激增。她联系了朱尔斯-皮埃尔·毛,认为被感染的朱莉可能从金星与他联系。他不承认任何事情,但她认为他知道的比他透露的要多得多。她还收到情报,称霍顿在木卫三上,舰队司令奥古斯托·阮秘密地在那里部署了地球战舰。她采取一些行动,把所有的飞船都召回来,避免了战争。

 

普拉克斯把自己的食物给了一名黑客,以换取梅待在日托所的视频。黑客找到了带走梅的视频,视频里有一个神秘的女人和梅的医生,但是黑客拒绝给普拉克斯提供更多的视频,除非他支付更多的鸡肉。霍顿在行动过程中被普拉克斯撞见,普拉克斯认出了他,于是请求他帮助自己寻找梅。霍顿他们带着一箱鸡肉来到黑客的住处,黑客坐地抬价,被艾莫斯暴揍一顿,然后提供了后续的视频。视频显示,绑架者在木卫三上空的交战开始前带着梅进入了一条废弃的旧廊道。

 

在去往废弃廊道的路上,他们遇到一批身穿MCRN铠甲的“潘克沃特”安保人员。霍顿答允带他们离开木卫三,进而说服他们和自己联手。他们突破敌人封锁的廊道,找到一个实验室;在里面他们看到了巴斯亚儿子的尸体,显然已经感染过原分子。隔壁的房间里有一队全副武装的人,他们正在开披萨派对,霍顿试图说服他们放下武器,但普拉克斯情绪激动下掏出枪,立即引发了交火。霍顿的小队迅速开枪,击毙了所有人。

 

越往前走,霍顿一行遇到的阻力就越大,而且好几个“潘克沃特”的人在交战中不幸死去。在与不知哪方势力交战期间,未知敌人经由一个秘密码头撤离了木卫三。经过爆炸的实验室里满目狼藉,搜寻过程中他们发现了细小的黑色细丝。霍顿惊骇万分,要求立即撤离。

 

霍顿一行返回“梦游者”号的时候,在飞船外面被阿瓦萨罗拉派出的联合国安全部队俘虏,好在他们最终逃脱。随后,木卫三遭到核武器、高斯弹的攻击,他们在普拉克斯的带领下试图去到一个秘密泊位和亚历克斯汇合。攻击造成的损害挡住了去路,他们被迫通过真空中走到地面。此时亚历克斯驾驶“罗西”号到达,他们逃离过程中受到轨道上所有飞船的鱼雷攻击,并成功逃脱。

 

阿瓦萨罗拉的直属上司是萨达瓦·艾伦怀特,联合国行政首长的副秘书。他让她负责金星的科考项目,并给了她一张空头支票。她很快意识到,这是他为了不让她插手地球和火星之间的冲突而耍的政治手段。她发现阮司令暗地里加派战舰前往木卫三。

 

阿瓦萨罗拉招募了火星陆战队的博比加入自己的工作组,并把自己所有的情报交给她。调查金星的过程中发现,在木卫三上空的战斗开始一个小时前,金星附近的科考飞船“阿博加斯特”号被摧毁:它被层层剥开与分解

 

“罗西”号上,他们发现货舱门被破坏,随后发现一只怪物,它已经在真空中潜伏了好几天。霍顿和艾莫斯攻击它,试图消灭之。它开始反击,徒手向霍顿扔了一个磁力货箱,困住了他;艾莫斯朝它射击,但伤害不了它。普拉克斯注意到原分子似乎受限于它的宿主,而不是像在爱神星那样肢解宿主。怪物以辐射为食,它打算击穿舱壁,去往飞船的反应堆核心。危机之下,普拉克斯准备了一个辐射诱饵,将怪物诱离飞船,亚历克斯启动飞船引擎,引擎焰把怪物烧为灰烬。怪物离开飞船前把一枚炸弹留在了货舱中,炸弹爆炸,飞船开始旋转并关闭了引擎和推进器。一番波折之后,霍顿4人再次转危为安。

 

博比注意到阿瓦萨罗拉的助手索伦将数据芯片带到了不该去的地方,于是跟踪他去了一家酒吧;她看到他将数据提供给一个明显是由军人伪装成平民的人。索伦在阿瓦萨罗拉面前诬蔑博比是火星的情报人员,但她意识到他在撒谎。当博比揭露了真相,阿瓦萨罗拉并不感到惊讶,而且她了解索伦有向阮司令泄漏消息、同时帮他向自己隐瞒消息。她进一步推断艾伦怀特肯定和木卫三上的怪物有关、并与毛-奎考斯基商贸公司合作将原分子武器化。她联系艾伦怀特询问情况,他意识到她知晓了其中的关联,于是让她搭乘毛-奎考商贸的游艇飞往木卫三。她别无选择,只能答应,否则就会失去政治权力。阿瓦萨罗拉告诉博比,说她是团队中唯一可以完全信赖的人,并让她加入这次行动。

 

博比阿瓦萨罗拉登上了毛的游艇“观世音”号。途中,毛借口离开了“观世音”号,此时阿瓦萨罗拉意识到自己被困住了,而且通信受到监控。

 

“罗西”号到达第谷空间站。奈奥米受不了霍顿一根筋的举动(比如他曾把自认为唯一的一份原分子样本给了弗雷德,随后在木卫三看到原分子,就认定是弗雷德干的),于是离开了他和这艘飞船。霍顿要求弗雷德说明是否与木卫三有牵连;弗雷德因为霍顿不断的不服从命令而解雇了他,在他走出门的时候告诉他“不是”。想不到的是,霍顿反而如释重负,现在他可以自由地从事任何他想做的工作。

 

普拉克斯为了寻找梅,在艾莫斯的建议下决定众筹资金。霍顿发布了一条关于梅、史崔克兰博士和木卫三上原分子情况的消息。数小时内,众筹账号就获得了数十万的捐款。霍顿向奈奥米道歉,奈奥米同意重新回到“罗西”团队。普拉克斯从史崔克兰的前同事莫伊纳汉博士那里得到消息,他说“史崔克兰”是假名,原名是“卡洛斯·梅里安”——梅里安曾和他一起在CMTU生物科学实验室工作,研究生物发展约束系统,后来梅里安因实验道德问题而离职,去了普罗托根工作。

 

普拉克斯将自己的观察结果和数据结合在一起,提出假设:史崔克兰拐走梅是因为她身上的免疫系统缺失的疾病,因为该病可以使得人体不会对抗原分子。在它们身上安装炸弹是作为保险装置,一旦怪物失控就摧毁之。然而,原分子最终进化出了可以取出体内炸弹的能力。

 

他们意识到在木卫三上交战时一定遇到了2只怪物:一只是他们炸毁实验室时意外放出的,另一只可能是被故意释放出来观察它的情况。普拉克斯进行了合理的分析,认为这些怪物一定是从附近的某个地方运来的;他通过关税记录追踪资金流向,得出结论:怪物产地是木星的卫星木卫一

 

众筹广播发出前期,普拉克斯收到的回复都是鼓励和支持;之后出人意外地,他开始收到死亡威胁。他的前妻妮可拉甚至发布广播,指责他殴打自己和虐待梅。阿瓦萨罗拉对这条消息感到蹊跷,并得出结论说:这是艾伦怀特的阴谋,他强迫妮可拉说谎是为了阻止霍顿对他造成日益增长的威胁,因为他感到霍顿离真相太近了。她的顾问迈克尔-乔恩·德·乌图尔贝发回更多关于金星原分子的情报,他认为原分子是有感知的。萨瑟司令联系了她,告诉她阮司令派出6艘驱逐舰追击霍顿;她想向霍顿发出警告,但毛的工作人员以通信故障阻止了她。阿瓦萨罗拉据此宣称自己被监禁,要强力征用这艘飞船。博比穿上动力战斗铠甲,一路奋战到舰桥,舰长投降。但是游艇速度太慢了,无法及时赶上霍顿。幸运的是,博比在战斗过程中看到飞船上有一艘竞速飞船——“狭背鲸”号,于是博比和她搭乘它追赶霍顿。

 

前往木卫一途中,霍顿将船员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我们是谁”的会,确定了“罗西”号及通过它获取的收入4人均有、遇到大事民主投票表决、以及将来做什么等事项。他们随后进行了投票,让霍顿继续担任舰长。看到原来的那个霍顿回来,奈奥米很高兴。

 

阿瓦萨罗拉赶上了霍顿,然后登上“罗西”号,解释了他们所处的可怕情况。他们发布了一段视频,说明她是代表联合国与OPA代表霍顿、火星代表博比会面,三方联合对木卫三进行调查。她还谴责媒体利用普拉克斯患有精神病的前妻对他实行抹黑、诬蔑。她给“罗西”号船员看了博比在木卫三受到怪物攻击的铠甲视频,该视频也证实了普拉克斯关于原分子会弹出体内爆炸装置的假设;她又给他们看了火星上原分子的数据,普拉克斯进一步意识到,火星的原分子可以和怪物进行没有光延迟的实时交流,它们之间信息共享,一方掌握的知识,其他原分子也都能够知道。

 

阿瓦萨罗拉把所有这些信息制成视频,发送给艾伦怀特;然而,他并没有撤回舰队,而是让舰队以更快的速度航向他们。阿瓦萨罗拉把信息发送给自己信任的萨瑟司令和利尼基司令。博比建议向火星舰队求援;阿瓦萨罗拉联系火星舰队,说在前往木星执行维和任务时遭到联合国舰队中凶恶分子的袭击,需要他们的帮助。

 

火星舰队的一艘巡洋舰首先发射鱼雷,联合国部分战舰掉头进行回击;博比负责“罗西”号的武器系统,在战斗中摧毁了第一艘联合国战舰,扭转了战局。射向“罗西”号的鱼雷被定点防御炮(PDC)击落,但是普拉克斯居住的房间还是被3颗PDC击穿,需要维修。战斗以霍顿一方的胜利告终,“罗西”号弹药不足,火星舰队提供了补给;博比的铠甲也有了可用的弹药,装备上燃烧弹。

 

阿瓦萨罗拉向秘书长埃斯特本·索伦托-吉利斯报告情况,秘书长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随后,秘书长谴责了阮司令的行为;她意识到,艾伦怀特要完蛋了,而秘书长也将因此失去所有政治影响力,位置不保。

 

博比反复观看自己遭受怪物攻击的视频,研究针对怪物的战斗策略:要想摧毁怪物,需要长时间地对它进行破坏,待它的自修复功能失效后,它体内的爆炸装置会引爆;而且,它只擅长直接攻击。

 

萨瑟司令帅舰队和火星舰队一起前往木卫一。在木卫一轨道上,阮司令部署了数十艘战舰。各方战舰齐聚木卫一,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舰队行动。在UNN的战舰“阿加莎·金”号上,阮司令威胁要向火星发送原分子武器;作为反击,火星威胁要摧毁整个卫星。秘书长命令阮司令返回地球。阮司令从木卫一表面发射数百只原分子怪物,目标是火星,然后试图加速驶离。阮司令关闭了怪物运输舱的转发器,因此无法追踪它们。其中一个运输舱击中了“阿加莎·金”号,阮司令立即投降,但考虑到原分子泄漏,阿瓦萨罗拉不让任何人上那艘战舰。尽管行将死掉,阮司令依旧拒绝打开运输舱的转发器,所以没人知道有多少怪物穿过舰队拦截飞往火星。霍顿让博比、艾莫斯和普拉克斯去木卫一,他自己要去“阿加莎·金”号那里打开运输舱的转发器

 

怪物运输舱破坏了“阿加莎·金”号的反应堆,所以霍顿必须穿戴防辐射的太空服。他驾驶“狭背鲸”号来到“阿加莎·金”号,登上战舰后,遭到舰内躲在储物柜中的一个联合国士兵——名叫拉森——的袭击。霍顿没受什么伤害,交流之后拉森认为他是某位司令,然后帮助他前往作战信息中心(CIC)。途中,他们在厨房遇到感染原分子的人,感染者都是双眼发着蓝光的呕吐僵尸。他们冒险跑了过去,爬上通往CIC的电梯。在CIC,他们看到了还活着的阮司令;他仍然拒绝激活转发器,所以霍顿向他喉咙开了一枪。霍顿激活转发器,然后找到“阿加莎·金”号的自毁按钮,但时间不足以让他们逃离。由于拉森的太空服在逃离“呕吐僵尸”时被撕破,他愿意留下来按下自毁按钮。霍顿留下一个气闸,一段时间后拉森自毁了“阿加莎·金”号。

 

木卫一是一颗在构造上不稳定且具有高放射性的卫星。艾莫斯和普拉克斯进入基地,而博比则留在外面与其中一只怪物战斗。她的燃烧弹阻止它自行修复,但并没有干掉它。她采取90°垂直回退向量的规避策略,证实她的关于怪物不擅长拐角腾挪的理论是有效的。怪物抓不到她,因此向她投掷大块的石头。她继续躲闪和射击,但怪物体内的爆炸装置没有爆炸并摧毁它,怪物将炸弹取出扔向了她。炸弹在她双脚附近爆炸,将她炸飞,铠甲严重受损。怪物挨近她,将她的铠甲扯出缝隙并向里面吐出浓稠的褐色黏液。幸运的是,博比的武器重新恢复,她把它的头轰掉了。

 

普拉克斯和艾莫斯在实验室里发现史崔克兰和那个神秘女人在一起,而后者原来是他的经纪人。她试图说服史崔克兰和她一起逃走,但他开枪打死了她。艾莫斯和普拉克斯询问他,他说他保护了孩子们的安全,没有他孩子们会被感染;他们指责他是一个反社会者,艾莫斯一枪把他炸死了。在与梅重逢后,他们把她和其他孩子送到“罗西”号;还有博比。

 

艾伦怀特被“退休”了,阿瓦萨罗拉取代他担任行政首长的副秘书。霍顿让他的家人来月球见奈奥米。阿瓦萨罗拉和霍顿面见朱尔斯-皮埃尔·毛,为的是羞辱他;她告诉毛,他将被关起来,关到一个24小时新闻连播的囚牢,看着她毁掉他建造的一切——这是她对像他这样的男人的终极惩罚。她让普拉克斯负责重建木卫三,这正是他所愿。

 

发射往火星的原分子怪物运输舱经过第谷空间站时,被弗雷德·约翰逊用核武器全部摧毁。一方面,弗雷德成了火星的救星,打乱了阿瓦萨罗拉的计划;另一方面,原分子被摧毁导致金星出现剧烈反应,数千公里长——比谷神星空间站或木卫三还大——的黑色细丝从火星表面进入太空,在前往天王星的途中毫不费力地击开沿路遇到的战舰及飞船。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吓坏了霍顿,身穿皱巴巴的灰色西服、头戴凹凸不平的帽子、脸旁飞舞着蓝色“萤火虫”的米勒出现在他面前,对他说“我们得谈谈”。

2022.8.3

程序员灯塔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无垠的太空(2).卡利班之战》速读
喜欢 (0)